郁金

一个不会社交的废人。
不是一个正经文手
光速爬墙-混乱邪恶
-我永远喜欢撒贝宁-
企鹅号402982754←找我玩!

关于哥俩小时候的胡言乱语

我不行了,好想吃粮😭😭想吃那种哥哥单箭头弟弟的粮😭😭😭😭弟弟和亚楠恩恩爱爱子孙满堂,哥哥却孤独终老爱而不得,甚至从未把爱宣之于口的那种😭兄弟乱伦是多大的萌点啊,更别提是“哪里都一样”的双胞胎了!

下面是一丢丢胡言乱语

峰从小到大都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在老师家长处的风评无一例外,“乖巧懂事”,“知书达礼”,宇呢,一个字,皮。揪姑娘小辫儿啊,打架打成孩子王啊,作业不写跑出门捉蛐蛐儿啊,给班花写情书吹口哨啊,见义勇为跟人斗殴啊,什么都干过了,教科书一般的痞帅,小女孩都好他这一口。他哥就是帮他写作业、被迫递情书的那个。

哥哥喜欢埋头读书,弟弟在外面蹦蹦跳跳,几年下来,弟弟是健健康康的,但每逢入冬,峰都要生病,裹着被子咳得昏天黑地,烧到走不动路。爸妈忙不过来,就安排宇在家照顾哥哥。最开始的时候,哥俩都是小不点儿,弟弟哪会照顾人呀,没把家掀了就不错了,还得靠哥哥指挥着他煎药熬汤。

宇叮呤咣啷一通找,抱起一大串草药包,隔空喊:“诶哥,你是吃什么药来着?我给忘了!”

峰有气无力地说了些什么,宇连忙从厨房跑回到卧室,药绳一头攥在手里,一头在地上拖,拖到卧室,宇扑到床边,半个身子都上了床——家里最软和的被褥都拿出来照顾病号了。

关宏峰:“每包都一样。”

关宏宇皱起鼻子:“这样啊?上面又没写。”

关宏峰:“一包就是一天的量,先冷水泡半个钟头,再熬药,隔二十分钟加一次水,大火转小火,二十分钟出锅。收好药渣,晚上熬第二次。”

关宏宇大惊:“你这么懂!”

关宏峰:“不懂啊,听大夫这么说的。”

于是宇就蹦蹦哒哒给他哥熬药。等药的时候,闲得无聊,他就脱了外套去蹭人体暖炉。

关宏宇:“唉,照顾自己亲哥本来该是无偿的,分内的事儿,没想到还能有人给暖被窝儿。”

关宏宇:“诶您有点儿病患的自觉好不好,该休息休息,看什么书啊!”

关宏峰:“不看书还能干嘛?别挤这么近,小心传染给你。”

关宏宇:“我比你强壮多了,才不会被你传染。”

然后哥俩凑在一起看小说,直到峰提醒宇,药应该差不多了,去看眼时间。

宇外套也不拿,冲下床,“你别翻页你别翻页!我马上回来!”

宇端着一碗乌漆嘛黑的液体走进卧室,小脸皱成一团。他哥接过碗,入手温热,于是面不改色地一口气闷了。

关宏宇:“哥,我敬佩你。这不是人能喝的东西。”

关宏峰:“说谁不是人呢?”

关宏宇:“我现在嘴里还有苦味。”

关宏峰:“你又没病,何必自讨苦吃。”

关宏宇:“好哇,你笑我!”

说着又钻进他哥的被窝,带来一身寒气,和一颗糖。

再长大一点呢,关小撩也初具雏形了,漫天飞舞的情书就塞进了宇的桌膛,以及峰的桌膛。娟秀的字迹,绕鼻的香气,排版,配图,粘上拾来做成标本的花朵,还有信封的选择,女孩子的花费的心意就悄悄藏在大老粗们注意不到的角落里。兄弟俩长得俊俏,而宇不知从哪学到用发胶,把刘海捞上去,打扮得精神帅气,触动了无数少女的芳心。

然而,宇收到情书很正常,峰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竟然也能收到一沓又一沓的情书。他以为姑娘们把他和宇搞混了,直到看到那些便签。一封封情书,字迹不同,便签纸不同,写的却都是一样的话:请代为转交关宏宇同学。

关宏峰:“……”

该由他转交的信,他全都转交给了垃圾桶。还安慰自己:没事儿,要是宏宇知道自己比想象的更受人欢迎,尾巴定要翘到天上去了。

很久以后,同学聚会的时候,他会知道,其实当时有很多女孩也喜欢他,有的甚至写过情书——八成被他丢了,可惜看他沉默寡言,不好接近的样子,就没敢找他告白。

那都是后话了。在某个情人节,他照样丢信。肢解信封和信纸,团成团,分别扔进好几个不同的垃圾箱里,再扔些草稿纸盖住。溜达完了回到教室,他弟弟早已坐在座位上等他,撑着下巴,看他的作业本。

关宏宇:“你们周记的题目是啥?”

关宏峰:“最想对家人说的话。”

关宏宇:“嗨,又跟我们一样。语文老师串通好的吧!”

关宏宇:“那你说说,最想跟爸妈和我说的话是什么?”

关宏峰抽出书包背好,他弟却没点想走的意思,稳坐着,眼神亮晶晶地看他。他说:“我爱你。”

关宏宇:“那我呢?诶,你亲弟弟,朝夕相处,你想说什么?”

关宏峰:“我爱你。”

宇腾一下站起来,唉声叹气,摇头晃脑:“我就知道——!”

关宏峰:“不,你不知道。”

关宏宇:“我怎么就不知道了?”

关宏峰:“你怎么就知道了?”

关宏宇:“我就知道你这闷葫芦肯定不好意思说,就会在作文里写套话!”

关宏宇:“套话,偏偏每次得分还高。您也真是忒厉害了。”

然后哥俩就着夕阳走回家,一路上峰都是心不在焉的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宇聊天,回家也不写作业不吃饭,躲进房间,书包一扔,钻到被窝里。爸妈问起来,宇咬着筷子尖含含糊糊地说:“没事儿,体育课累着他了,可能困了吧。反正明天周六,也不要紧。”

吃完饭宇也溜进房间,只见他哥把自己裹成大粽子,床上一团。他过去手脚并用抱住那一团,脸埋在被子里,声音传出来闷闷的:“怎么了哥?”

“你生气啦?”

“我说什么了吗?”

“还是说你又不舒服了?”

关宏峰躲在被子里,一声不响,脸上滚烫热辣,手脚却是冰凉,原本就闷,被弟弟这么一压,差点喘不上气。他当然不是突然知道了著名影星PSS说出“我爱你”及后续一段台词时影片中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,也不是突然知道了自己扔情书的行为有多么不道德,更不是体育课被累到。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羞耻感,不知所起,像浪潮一样,劈头盖脸砸过来,淋得他狼狈不堪,还浑身发冷。弟弟,弟弟,弟弟。那是你的弟弟。你的家人。宏宇的亲昵就像一把匕首,在他心尖不停地割,一笔一划,哥。

他不知道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宏宇还在被窝外头絮絮叨叨,峰脸上的热度半分也不曾消下去。那就永远别让他知道。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,他咬紧了嘴唇不想发出声,胸口发紧,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都充满了自我厌弃,大脑一片空白,只剩下一个无比坚定的声音:永远别让宏宇知道。他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。他吸了吸鼻子。

“……哥,哥?”

关宏峰黑暗的世界里猛然刺入一道亮光。宏宇把被子扒开,声音中满是担心,可他看不清弟弟的表情。

宇跳下床,拿了一堆纸过来给他擦眼泪鼻涕,边给他顺气,边数落他:“诶呦喂,您怎么还哭上了呀……您也真是,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肚里吞,吞到哭了都不愿意让人知道啊?”

“别,别告诉——爸妈。”

“好好好,我谁都不告诉,永远是我们俩的秘密。”

峰顺了会气,说话是顺畅了点:“还永远——没有人能够保证永远。”

“谁说的,”关宏宇说,“我永远是你弟弟。”

初雪

“别去补习了,陪我打雪仗!”



对没错,又是未完成品(手动狗头

巡花儿好可爱哈哈哈

记录一个稀有表情撒!抿嘴唇太可爱了!还是我最喜欢的3/4侧脸角度!脸颊软肉超级明显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想揉想戳!

这一周的更新不错,观看体验说不上差,故事没啥好说的但双北的高能默契甜到我了🌝

??lof更新之后成了个什么几把玩意啊


如果您不嫌弃的话……!
这个巨ooc(?)的炅炅送给您! @复读じ阿邪

铲屎官撒没能出场🌝